一条老狗

anolddog | 来和狗子玩耍吧

[军师联萌/操丕]上锁的房子(下)

小黄文作者被连吞3次,网络情缘一线牵,看到的朋友请珍惜这段缘

正文
在揣着明白装糊涂这点上,曹丕比他老子要进步一些。
比如现在。
曹操捏着象牙笏板*,鼻尖碰鼻尖地训|话坐着训|话。
曹丕跪在一旁,心想,“太近了。”
他眼皮向下,“都听父王定夺。子桓不敢有他言。”
曹操歪了下头。

——
〔操丕〕上锁的房子(下) | yedo的专栏 https://zine.la/article/6c39acaa817a11e7968552540d79d783/
——


笏板:上朝时大臣捏在手中的朝板,材质有木、玉、象牙不等。
九流旗:仪仗用旗,一般太子是九流。
上一篇没搞大家很失落的样子。
照例搞一搞,以后可能都要外链了,心碎。作为一个追...

14 26

[军师联盟/操丕]上锁的房子


*年龄差

正文
曹操趴着打盹,醒来时小拇指甲被涂成了红色。
还是那种不太正的红,紫了吧唧,干在指甲上像一坨血。
真他妈难看。
曹丕腼腆地笑,手里捏着几朵凤仙花,“爹爹醒了?”
曹操掐了一把他的脸蛋,“你还真呆得住。饿不饿?”
曹丕摇着他的手,“子桓不饿。”
他说,“爹爹,我想出去看花。”
曹操说,“花有什么好看的?过两天,爹爹带你去打猎,看鹰,看马,好不好。”
曹丕打了个哈欠,“好呀。”

更早的时候,曹操会让曹丕骑在肩膀上,去看他看不懂的兵器库。曹操还带着他去猎场让儿子摸一摸那里的马,甚至让他坐上宽广的马背。
曹丕还够不到马蹬,胸贴着马背,趴在马上。
曹操在侧面牵着马,走得很慢。
曹操会轻声跟马儿说话,让它知道方位,这样...

19 68

[人民的名义/赵李]夜雨

赵立春倒台了。
---
*部分NC-17内容
单方面默认赵立春扮演者为陈道明先生。

正文



“你最近一次见到赵立春是什么时间。”
“半年前。”
李达康说。


赵立春被带走了。
刚听来消息时,李达康正在洗手上的油墨印。小卖部卖的香皂是力士檀香味,他把泡沫抹在手上,交叉揉搓。水浑了,搪瓷盆底一对喜鹊瞧着脏兮兮的。
灯一阵亮一阵暗,暗下来时,似很温柔。
他好像从没离开过那栋别墅。
浴室地上全是水,潮湿的空气让他更使不上劲儿。李达康弓着背、手指纷纷用上给自己扩张,泡沫溅在脖子上,涩兮兮的。
李达康回过神,指甲边缘泡地有些发白,“忙不完的事。”

新县长办公室的灯彻夜亮着。第二天一大早,最新的晨报摆着他手边。
报道很短,不足十行,...

8 31

[绣春刀2/裴沈]送命

*情节含信王X沈炼。
有点奇怪的一个故事。

正文
1
斩首前不成文的规矩,刽子手须割下犯人头发,以断尘缘。
沈炼是重犯,是锦衣卫的人。沈炼没有戴枷。
上刑场前去了脚镣,现在在断头台上,仅双手被铐住,不得动弹。
他支起下巴眺望,四下无人。游街、示众、谩骂,凭空臆造而已,官儿到底有官儿的权利。他突兀地想起了陆文昭。


铃响三下。
行刑人摁住沈炼的头,开始磨刀。
壮汉同是青年人,他咬肌鼓起,刀上的花纹磨得看不清,婉转高呼:
——俗人断发,泉路断魂,刀起刀落,胡悲胡愤?
长发如蒿,拎在手中一把,横竖轻飘飘。
沈炼伏下脸。
“慢!”
刀斩平空,纷纷扬扬,沈炼面上痒丝丝的。
“一根头发,都不许断。”

2
雕花床,红帷帐,熏炉有五足。

正...

〔绣春刀2/裴沈〕裴千户向您伸出圆手

*段子天地,短小认真

训猫1
沈炼的黑猫没有名字。
在屋檐上看到它伸懒腰,高瘦的男子就敲敲手里的碗,眯起眼逆光说,开饭了。
黑猫趴弯了前腿,手爪炸开,掉了一小嘬毛的尾巴舒服的卷到脑袋上,它腻歪地应了一声,然后朝前轻快一跃——
裴纶用腿夹住那猫,把它鱼香四溢的瓷碗举高过头,茶色的小碗被他那大大的手掌捧着,好像一块绿茶酥。
裴纶扑棱猫的脑袋,“你都有鱼吃?像不像话。”
黑猫发出拉风箱的嗡嗡声,耳朵塌掉了,奋力要跑。
“给它做的没有放盐,要尝吗。”
裴纶应声回头,沈炼坐在桌前,面前摆了两套碗筷,他正在一圈圈地将绷带解下。受伤的是右手,动作便慢了,裴纶看着就觉得,特别有风景感。
他看得专注,就连猫逃走也没发觉。直到沈炼执...

17 48

我爱的歌和我爱的CP。
有情皆孽,无情太苦。

久任:

【双毒²】【靳东+刘奕君·严屹宽+尹正】——风声

填个青春年少时期双毒人设的脑洞……偏战友情。

视频的时间点定在死间计划开始实行,王天风到上海和明楼在乡村俱乐部会面,回忆二人从军校时期的死对头到生死与共的搭档,最终因信仰不同而分道扬镳的过去……【强迫症表示要对这个素材分辨率不能对等的世界绝望了…… _(:з」∠)_

2 204

〔外科风云/扬氏父子PWP〕苦夏

*父子年下,终于开车,可喜可贺

建议bgm请点击:West Coast (Radio Mix)



正文
扬子轩和父亲间隔着一道辽阔而潋滟的海湾。
毛巾蒙在头上有凉津津的湿气,扬帆握着的苹果半青半红,他张开嘴,用牙齿卡在上面,啃了一口。
裸露出的果肉就像一块伤疤。
屋里的摆设仅一张大床,一台雪花电视,再加上靠墙的单人沙发而已,算是镇上旅馆里最好的。
还好冷气足,扬子轩习惯把空调温度调到最低,然而扬帆吹风吹多了容易腿疼,但大部分时间都披着睡衣,什么也不说。
在刚刚,停电了。

扬子轩把手背贴在扬帆脸颊上,是适中的凉,他傻气地笑着说,您是不是属蛇的。
室内的空气凝固住,没有一丝风。
如果再凑近点,他就会发现扬帆剃...

36 48

[军师联盟/操丕pwp]宗庙本是凄凉地

爬个墙,炖锅小肉
*nc-17内容,自投罗网



正文
曹操唯一一次祭祖,拜的还是他汉室刘家的宗庙。
时值八月,天气燥热而数月无雨,大臣上奏说得让天子出面求雨,才能保民生太平。
于是曹操去了。
这不是什么好差事,需戒严苦修满三十日,期间不近酒色,曹操想来头疼要犯;好在荀令君以军机要事为他开脱,把时间缩短至半月。
临行前,荀彧禀报,中郎将求见。
曹操低头扒拉衣服,眉尾如剑直指额角,“不见。”
“中郎将传信来,接连有三日,臣猜测,是否确有要事?”
“能有什么要事?”曹操咧着嘴笑,“前些日子,交好的大臣被孤降了职。这不,沉不住气了。”

说来他上一次见子桓,还是在大理寺狱中。曹丕比他印象中高了些,也壮了些,可还是一见自己就...

[外科风云/扬氏父子]暑节

*父子年下,注意避雷
部分nc17内容

正文
扬帆中暑了。
扬子轩带着怒气闯进屋来,空调开得很低,扬帆卷在被子里,露出小半张美人脸。他把手伸进被窝去,又滑又烫,看着父亲半月形的眼睛,扬子轩想,这种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扬子轩跟进的那家器械公司破产了,半年的心血全打了水漂,然而今天之前,他没听到任何消息。
多稀罕啊。
他想着,扬帆平日和那些人多熟啊,医药代表都都追到停车场堵他了,还有那个,又好看又会说的庄医生,每次去扬帆办公室,都要把门锁上。
分析来分析去,扬子轩下了定论,他就是故意瞒着我。想看我出丑,让我气馁,然后回美国搞什么学术。
他捂着眼睛,委屈地喊了声,“爸。”
扬子轩回想了一下,自己最近这么乖,除了晚上...

32 35

[外科风云/扬氏父子]追凉

*扬子轩X扬帆,父子年下,注意避雷

正文
扬帆退了一步,后脑勺撞上镜子发出“砰”的声音,痛得他说了句脏话。
“嘘,宝贝,小点声。”扬子轩胡言乱语地安慰他,“不怕,看我的。”
他讲话的嗓音低得腻人,“亲亲吹吹,痛痛飞飞。是不是好多啦?”
扬帆被他揉着头,有种变成大型犬的错觉。痛觉像灰尘一样扫落,于是扬主任也不管儿子的动作规不规矩、手是不是又环在自己腰上……这兔崽子刚叫自己什么来着?
“扬子轩你,让开点,别挡人家的路。”扬帆的脸有点红,许是刚刚跑完步,又游泳的缘故。
“爸,您开什么玩笑,谁没事跑到这拐角来啊,”这家健身房人不多,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们的储物柜就排到了这个偏僻的走道里。
“那你也不能......”
“我...

26 31
 
1 / 5

© 一条老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