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lddog

漂亮男人和猫

无双/STOP-LOSS即刻止损

summary:车震和戒烟。

给君君老师 @寒君武,祝生日快乐♡♡


漆黑的盘山公路上,周围都是树,没人说话,车一直会开下去。

他向窗外望去:月亮好大,梦中那样惊人,像隔着太空舱看另一个地球。凹凸的表面和着暖光溶进银河,而它的轨道如汞液般光亮。

长夜因此难明。


走ao3链接


简刘PWP/被动

Summary:一些爱好,和一次实践。


寒战剧情忘得差不多了,时间线有bug凑合看下🤧


“你要像喜欢甜一样喜欢苦。”



正文



1


简奥伟从来听不进刘杰辉讲话。



刘杰辉爱讲大道理,场面话,简奥伟往往一字不听,又懒得废口舌理论。



最后结果是睡服他。



他们当初在法庭上遥遥堪望的时候,打破脑袋也没想到会有这样一天。



人们都讲刘sir是警花,是警署的门面,衣冠楚楚往那儿一站,自然最打眼也最堂皇;就连打着官腔讲一些屁话,自然也是赏心悦目。



比如现在。...



今日猫咪博主在线营业

我被嗲飞了🤧

8 18

无双/劝猫

Summary:李问变猫。有个小车。

我的每个CP都逃不过变小动物这一劫,上次是变金毛这次是橘猫,我无语🤭


正文


1.


吴复生恨小动物。


实际上没有哪个大男人热衷和猫猫狗狗混在一起。即便是女人,也只在牌桌上和无所事事的晚饭后才抱着小狗亲热。


但面前这猫不同。它好漂亮。漂亮到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获得宠爱。


鑫叔进屋时吴复生正提着那猫一双饱满白爪教育它。


“这猫又懒又凶。”他说。


鑫叔看了看茶几上的果盘,乐了,“少爷,您拿提子喂猫,还怪人家懒凶?投错食物啦。”


那猫个头不大,远远瞧着,如一方刚跳出面包机...

有人想看李那个什么问变猫吗?

就是P2这种可爱奶橘哈哈哈🐈



✅已写请转主页看大佬玩猫记!
14 88

无双/人质

Summary:他在保释室抓到了李问。

Notes:审讯室⚠️不平等关系⚠️


“在我心上用力地开一枪。”


/预览/

吴复生这个人,出身好、有人望,气度不凡。只可惜命中杂驳,说白了,就是烂事奇多。

李问盯着这个被铐在椅子上的吴复生的翻版冷笑,心想,真叫那看相的说中了。别人和自己共用一张脸,还有比这更他妈糟心的事吗?

何况这个人是个警局工作的阿sir,而吴复生是倒腾假钞的贼。

“你叫吴志辉?”李问从他板正的制服衣兜里摸出警官证打开,对着上面的一寸方照看他的脸。

笑眼薄唇,周正英锐,李问越看越心惊:同那恶徒一模一样,就连耳后一颗红痣,也红得差不离。李问把证件拍在他脸颊上,“阿...

无双/结巴爱情故事(包养梗HE

CP:吴复生X李问

分级:NC-17

summary:俗套预警。一个微斯德哥尔摩情节的浪荡阔少追妻记🤔


通识宇宙道理,在爱情面前,却是个结巴。



正文

**

事情本该浪漫。 

在被策展人拒绝的第二天晚上,李问接到电话说,有人把他的画全包下了。


李问当时正在帮阮文收拾东西——她的第一场画展要在美国举行,那些草稿、画具都一并要带走。


“这本她还会要吗?”李问用手把硬皮上的灰擦掉,露出封面上的烫金缠枝花体字来。


那书又重又旧,是他们学美术史时为了查参考文献,在旧书店里买下的。那一年李问二十一岁。他们二人在名气最响亮的油画系进修,相谈甚欢,形影如一...

无双/密闭空间与无妄爱情(办公室恋情一发完

CP:吴复生X李问
Summary:不小心睡到顶头上司怎么办,在线等,急。
傻白甜段子短打,开心就好。
 
正文

1.茶水间

财务部经理华女是个爱喝奶茶的御姐,李问每天中午去给咖啡机边上的绿萝浇水,都能碰到她张牙舞爪地拎着勺子在小瓷杯里疯狂搅拌。自从上次帮她指了下方糖的位置后,他们两人竟然也会聊上几句。

“尝尝吗,三分甜,比对面新开排长队的还正哦。”

“谢谢华姐。我喝水就好。”

“老气横秋。”

李问不懂奶茶有什么好喝。

女同事们时常乐此不疲地买给他,画着鹿角图案,挂着黑糖浆痕,精致不似饮料。

每当这时李问会安静坐下来,扶着吸管一小口一小口,把它们喝光。

他并不爱吃糖。而奶茶多半甜到腻人。

李问发呆的时候,从余光...

无双/让酒

CP:吴复生X李问

分级:NC-17

summary:一个喝酒误事的俗套故事,就还算甜~


“他的大腿连接胯处挤出丰盈的线,像奶盖不平整的奶油泡沫。和肌肉紧实柔韧的青年人上床,自然会磨人心智,堕落一番。”


——

评论走ao3链接


复健一下😙

[卧虎藏龙]漏水

*李慕白X玉娇龙

之前写的,存个档。

--

树林密而高,切出一窄条的天。

玉娇龙蹲在山洞口,往水里甩了片石子。

李慕白的衣服上一串斜飞的水迹。

石块吱呀,玉娇龙点着水面来到他面前,鼻尖戳上男人的眼,“念什么诗,我要饿死了。”

李慕白负手而立,望了望洞口晾的一排衣服。

他说,“天不怕,地不怕,饿又算什么。我以为你也不会怕。”

玉娇龙甩脸就要走。

李慕白捉住她的单边袖子。

玉娇龙手里勾着一包砂糖,围着件长褂,光脚坐在火边。

李慕白顺手拨了下火苗,用树枝在周围画了个圈,“给你烧个糖水喝。”

玉娇龙憋着个歪点子,听到他的声音吓得闪了一下。
“谁要喝那东西。我要吃饭。”

她的人中亮亮的,讲话不依不饶。

李慕白分神看了她一眼。这不是他头...

8 54
 
1 / 3

© anolddo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