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lddog

若你喜欢美人,其实我很怪

[卧虎藏龙]漏水

*李慕白X玉娇龙

之前写的,存个档。

--

树林密而高,切出一窄条的天。

玉娇龙蹲在山洞口,往水里甩了片石子。

李慕白的衣服上一串斜飞的水迹。

石块吱呀,玉娇龙点着水面来到他面前,鼻尖戳上男人的眼,“念什么诗,我要饿死了。”

李慕白负手而立,望了望洞口晾的一排衣服。

他说,“天不怕,地不怕,饿又算什么。我以为你也不会怕。”

玉娇龙甩脸就要走。

李慕白捉住她的单边袖子。

玉娇龙手里勾着一包砂糖,围着件长褂,光脚坐在火边。

李慕白顺手拨了下火苗,用树枝在周围画了个圈,“给你烧个糖水喝。”

玉娇龙憋着个歪点子,听到他的声音吓得闪了一下。
“谁要喝那东西。我要吃饭。”

她的人中亮亮的,讲话不依不饶。

李慕白分神看了她一眼。这不是他头...

7 34

[房遗爱/呼作白玉盘]

过年参加守得云开站子的深夜食堂写的,搬运一下,给一直操心肥肠可爱又温柔的 @月圆花好001 和画了超仙小爱的大触@0仲青0 亲亲蹭蹭,爱您⁽⁽ଘ(ˊᵕˋ)ଓ⁾⁾


0

潘老板绊了一跤。

他出去看是什么挡了自家招牌,结果一推门就跌进风筝堆里。线和卫衣绳子打架,像张网兜住了他的双下巴。 

“麻烦问下,馄饨下锅了吗?”

潘老板循声抬头,倾斜的巨石上蹲着名蓝衣青年,像条哮月的狗。

说完他飘过来,豁开嘴,用牙一点点咬断缠在一起的油线。

五光十色的风筝挣扎着挤满上空。

“刚赶集一不小心买多了,威风吧。”

小驸马那半束的发髻散了,打了几个旋儿搭...

5 54

[双关/年下]十二

**

天最热的时候关宏宇在电影院打工放片。

关宏峰下了晚自习去找他,放映室由走廊尽头的旋转楼梯通上二楼,他一阶一阶踩上去,木板响得怪异而悠长。走到半剌的时候听见有人喊,“麻烦您打听下,隔壁一中放学了吗?”

关宏峰支着脖子,看见关宏宇趴在掉了漆的栏杆上冲他笑。

“什么事?”

关宏宇把不安分的脚从杆上收回来,“这不是眼看着电影要开场了,我对象左等右等都不来,怕是被留了堂。”

关宏峰抹了一把鼻尖的汗,不搭理他。闷头绕得久,到了露台上明显开阔许多,甚至在东北角还摆了个台球桌。

关宏宇拉开脚边的小冰柜,给他递来汽水。

关宏峰没顾上用吸管,先喝了一大口,激得他牙关又辣又软,但温度是迅速降下...

[白夜追凶/彬峰]日心引力1

“神秘只会屈从于更高的神秘。”


*邪恶阵营势力,不温馨,不健康。

*D/S关系设定,飙车随意,注意避雷


正文

泳池四边静而蓝色淼漫,不似人间。晶体上破开一道缝,关宏峰顶着水,冒出头来,看不到骨骼的一张脸绞碎了水面,将平静抛进身后的纷乱白浪里。

他闭着眼伸手向台边巴,摸到了一双凉滑的鞋尖。

鞋的主人往后撤了半步,关宏峰因此不得不把手绕在男人的鞋帮上——他够着韩彬的脚腕把自己提了起来。这个战斗技巧娴熟、高领毛衣下藏着茶色肌肉的男人,踝骨揽在手里像蝴蝶兰的细枝。

西裤盖过了脚面,而鞋是正装鞋,那些有鳞片的花纹在他的足弓上起伏似有生命。关宏峰想,他上午大概见了几位不重要的病人,...

[双关/年下]冰棍

*东北爱情故事,没什么营养,写着应景。

正文
1
几乎整个冬天关宏峰都在生病。

关宏宇赶鸭子上架被迫学了做饭,所谓前半生浪荡,后半生煲汤,为了好看他从不穿围裙,什么样式都不穿。他的肩膀把衬衫撑得很满,掀起锅盖尝菜时赏心悦目,只差一个露八颗牙齿的笑容就是一个印在宣传画上的完美好父亲形象。

他炒鸡胸肉,关宏峰细嚼慢咽,说豆腐干不错;他做拔丝红薯,关宏峰咬着筷子问,这是不是干煸茄子?
关宏宇去尝,油放得多了,糖也挂不住,简直砸了招牌。他们都不爱吃甜的,关宏宇学这菜是因为有回下馆子,关宏峰难得给他夹菜说,这个红薯切了长条,滚上的糖多,尤其甜。

关宏峰手上和嘴上都沾了稀糖,瓷器打了釉似的,人还是正襟危坐,...

睡前一个自说自话的repo:哥哥那天大概穿这样。ins上看到的。

2 9

[双关/年下]神偷

*部分NC-17内容。

 @IMURKING 一个憋屈特工故事,还好不太长。

没赶上平安夜,还是想说声圣诞快乐呀,祝大家食用愉快。
来和狗子互动吧(⁎˃ᴗ˂⁎) 

正文点我

换了个图片链接~

啾!我的小心肝!

Anonymous:

接下来要画更多的圣诞主题(~ ̄▽ ̄)~

114

[双关/年下]不忠

“狐狸知晓许多事,但刺猬只知一件大事。”
以赛亚·柏林


*图书馆情事
*大概是心理ed的哥哥和没轻重的弟弟

因为被zine屏蔽所以分成了两张,上车点我:
【上】

【下】


沉迷他们美貌无法自拔的狗子(˶‾᷄།།‾᷅˵)

[双关/年下]出狱

*部分NC17内容*

那是一个奇怪的冬天。津港迎来气温新低,枝叶落败,行人稀少,城市毫无生气。二月间因此催生了一批优秀的电影和室内剧,以及街边的寻衅滋事。

正文
**
玻璃是钢化的,折射出金属光泽。关宏宇熟练地捏着根烟,在鼻前碾了碾,深嗅一气,“低焦油啊?没劲儿。”
关宏峰觉得冷,闭上眼不去看。千禧年除夕,入冬第一场雪下的很是时候,他缩着脖子,十分想念安检时落在门口的围巾。
玻璃墙“哐”地巨响。
他又接起对讲,“什么事,宏宇。”
关宏宇歪着头,“饿了,帮我叫下人。”
关宏峰走上前一步。他来的急,除了从烟鬼助手那儿顺的蓝色立群也就带了个人。他突然想到句话,只有约会的人才空着手。
“吃什么,我去买。”
关宏宇眼睛一亮,...

 
1 / 5

© anolddo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