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lddog

漂亮男人和猫

[外科风云/扬氏父子]追凉

*扬子轩X扬帆,父子年下,注意避雷



正文
扬帆退了一步,后脑勺撞上镜子发出“砰”的声音,痛得他说了句脏话。
“嘘,宝贝,小点声。”扬子轩胡言乱语地安慰他,“不怕,看我的。”
他讲话的嗓音低得腻人,“亲亲吹吹,痛痛飞飞。是不是好多啦?”
扬帆被他揉着头,有种变成大型犬的错觉。痛觉像灰尘一样扫落,于是扬主任也不管儿子的动作规不规矩、手是不是又环在自己腰上……这兔崽子刚叫自己什么来着?
“扬子轩你,让开点,别挡人家的路。”扬帆的脸有点红,许是刚刚跑完步,又游泳的缘故。
“爸,您开什么玩笑,谁没事跑到这拐角来啊,”这家健身房人不多,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们的储物柜就排到了这个偏僻的走道里。
“那你也不能......”
“我怎么了?”他把头埋在扬帆的肩上,用鼻子拱他,瓮声瓮气地,“您说,我指定改。”
扬帆身上搭得那条毛巾掉在地上,他光着上身,听闻又向后躲了躲,扬子轩怕刚才的惨剧重现,麻利地揽住他的腰,“您这倒是反应快。”
扬子轩勾着扬帆的腰,手掌在腰侧滑了滑,水平向上移动,那架势亲昵得像要和父亲推心置腹。
扬帆想要推开他,奈何小儿子骨架大,身上都是结实的肌肉,他冒了身虚汗,做无用功,双手抵在扬子轩胸前,纯粹只是在表态。
“好摸吗?”扬子轩笑了,他看着身后的镜子墙,看着他们对称的影子。
他把空着的手臂举起来,勾着照自己的肱二头肌,又有意无意地,总在打量扬帆。
扬帆抬起眼看他的侧脸,足以招惹很多小姑娘,甚至更成熟一些的;他莫名有些失落,蜷起手要收回,然而手滑下去、已经碰到了子轩的腹肌。
扬帆顿了一下,刚洗过澡的皮肤摸着有点涩,同时带着时有时无的紧绷。
扬子轩突然就腼腆了,“热不热?我……”
“嗯?”
“渴了吧,我倒杯水去。”
扬帆抱着臂,没接话。虽然不及儿子个儿高,却也是肩宽腿长的好比例,扬起脖子靠在镜子上时,喉结玲珑,锁骨如壑,是几乎带点虚幻的美貌。
他的发梢还湿着。
“去吧,顺便拿条浴巾给我。”他清了清嗓,哑着声音,“我在这等你。”

扬子轩确信自己忍不住了。还好边上开柜的电子音充当了警报,他揪着头发默念三遍:公众场合。
他妈的。

等他从蒸笼一样的器械室逃出来,扬帆果然还坐着边上,玩手上的钥匙圈。
“怎么不换衣服?”
扬帆张了张嘴,“头发没干。再说我那帽衫在这里穿肯定热。”
扬子轩想了想那画面,他穿着那件白色帽衫,叠着腿等自己,觉得意志又得到了锻炼。
浴巾很大,扬帆整个人都被包在了里面,他们都笑了。
“唉,帮我擦下头发。”
“恩。”扬子轩答应着,依然从背后抱着他,像大熊猫笨拙抱着一筐竹子,不肯撒手。
“再抱一会儿。”他壮着胆,亲了亲扬帆的头发。头顶上投下束束柔光,那湿发在照射下透亮,每一缕都有自己的思想,中心却逃不出“顺从”。他的手臂是柔情的锁链,缓缓绕紧了那人的喉咙。
他吻着他,隔着毛巾,不会被发现的。
却不知道扬帆捂着嘴,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把空调温度调低点吧(⁎˃ᴗ˂⁎)

评论(27)
热度(43)

© anolddo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