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lddog

漂亮男人和猫

[绣春刀2/裴沈]送命

*情节含信王X沈炼。
有点奇怪的一个故事。


正文
1
斩首前不成文的规矩,刽子手须割下犯人头发,以断尘缘。
沈炼是重犯,是锦衣卫的人。沈炼没有戴枷。
上刑场前去了脚镣,现在在断头台上,仅双手被铐住,不得动弹。
他支起下巴眺望,四下无人。游街、示众、谩骂,凭空臆造而已,官儿到底有官儿的权利。他突兀地想起了陆文昭。


铃响三下。
行刑人摁住沈炼的头,开始磨刀。
壮汉同是青年人,他咬肌鼓起,刀上的花纹磨得看不清,婉转高呼:
——俗人断发,泉路断魂,刀起刀落,胡悲胡愤?
长发如蒿,拎在手中一把,横竖轻飘飘。
沈炼伏下脸。
“慢!”
刀斩平空,纷纷扬扬,沈炼面上痒丝丝的。
“一根头发,都不许断。”


2
雕花床,红帷帐,熏炉有五足。

正对着沈炼的这面刻了大朵宝相花。

朱由检负手而立,上前摸摸他的断发,问,逃狱?
沈炼不说话。
“别人都求生,你一心要死,倒是有趣。”
他的手绕来,抚在沈炼脸上。
“北司的裴总旗,朕记得,是叫裴纶吧。认识吗。”
年轻皇帝的手滑到他嘴边,如少女打趣恋人般,捂住。
皇帝凝视他闪闪发亮的眼,把他的话摁回喉咙:
“朕不是不讲道理。只是沈千户,道理是人定的。朕要你说话,你便开口说;否则就一个字,也不要提。”
他的手指划过沈炼的唇缝,“懂了吗?”
沈炼点头。
皇帝翘起嘴角,把熏炉移近,炉烟袅袅,缠在二人身上。
他张开双手,把沈炼拢在眼前,“都说妙玄画画了得,尤其画人,有神韵。朕看她纸上千户大人,比起本人,倒少些东西。”
“她逃了。逃了也好。沈大人可知道,她又写信来,替你求情。你若死了,朕于心有愧啊,大人?”
“说话。”
“沈某,不知。”
烟熏得越发浓,帐暖衣薄,人心浮动。
“哦。朕随口一问。”
皇帝深吸一口气,背后的龙张牙舞爪,“裴纶,死了。”
沈炼腕上系的金链摇摇欲坠,乌木床栏在抖。


3
有雾时,观景台落在云中。
裴纶在等日出。
掐着指头数,他来这白马寺有半月了。日日起早,撞响头钟。
开始几天,钟声吵得他耳鸣。现在已经习惯了。
下了九级又九级的台阶,回到寺中。前天吃了莴笋,今天又吃了莴笋。夏天就要过去了,裴纶想。每年这时熏獾子肉最味美。
吃五想六,他擅长。


4
“别说,我看挖地道可以。”
“我们已经在地下,挖回去,太耗时间。何况地面情况未知。”
“想什么呢沈炼,”裴纶贴墙低声道,“逃狱?我没那胆子。”
沈炼闭上眼,又听他说,“要挖,就挖到你那屋去。”
“同事一场,吃喝草草罢了,我知道你不在意这些。但听说沈大人剑法极佳,没能正经比试一场,裴某觉得遗憾。”
裴纶看看自己变色的囚衣,惋惜道:
“若有幸能捡回条命,沈炼,我定要和你大吃大喝一场。过了白露,我酿的玫瑰青葡萄酒成了,全赠与你喝。”


5
沈炼做了个梦。
他在马上,裴纶与自己同骑。马跑得飞快,不见来时路。
他们在水草丰美的河边停下,沈炼掬水,洒在脸上。
他问裴纶,我们还有多久到杭州。
裴纶很累了,笑答说,我们到不了杭州了。
他们落脚的这个地方,沈炼记得。有吊桥,有山崖,有追兵。
为什么?他问。
裴纶的话像羽毛,落在他脑海:

因为你在我的梦里。



6
皇帝带了人来,布置房间。
风铃。红线。屏风。
红线穿过沈炼的腰和颈,像极了一场法事。
男人踏木屐,披素袍,背光走近沈炼,鬓如刀裁。
“从白马寺的静海师傅那儿,求得一法器,驱梦魇最灵验。”
他手中泛金的青铜扣环,下一秒咬在沈炼脖子上。“你每每梦中惊醒,朕都心疼。”
沈炼看见人涌上来,又退下,期间有手拿转经轮的高僧,还有手脚麻利的仆人。
“这下能好好睡一觉了。”

年轻的皇帝覆在沈炼身上,将他双手压在头顶。
风经过他们,不忍吹,觉得凉。
沈炼的双腿卡在他的腰上。
红线连影子也是红色,随着皇帝的一顶,勒进他关节——

沈炼奋力伸手,向外张开手心:

掌纹里,闪着一副丹砂符咒。

鱼群逆流。枯树水中倒影开满花。潮汐退回海岸线。自热带盘旋的信风飘散回风眼。
天狗吃了月亮。月亮又圆。
宝相花如万花筒,旋转着,天地混沌。

风铃响了三下。
断头台上,行刑人摁住沈炼的头,刀架在脖子上,咔嚓脆响——

人头落地。



7
沈炼做锦衣卫的第五个年头,当上了总旗。先前总旗凌云铠因为狎妓,被赶回了老家种田。
晚上,顶头上司陆文昭拿出两坛上好的陈酿,说为他祝酒。沈炼没醉,他却醉了,醉里说,他自幼暗恋的同门师妹,丁师妹,要成亲了。
沈炼留了浓茶给他,睡不着,想找本书翻。书架上空着一栏,与其在等书画,更像在等什么人。
月末,接到案子,荒废已久的白马寺,占地征为公用,届时办理。

沈炼日日忙碌,生活充实。除了夏末白露后,院子里种的葡萄经了霜,特别甜。

他无人可说。


这天办案,到了傍晚逢大雨,沈炼钻进一个凉棚。
酒幌被风吹得要倒。
草棚下,他看到有人围着油锅转,二尺长的筷子把鼓起包的糍粑翻了个面。

那男子笑了笑,圆脸上一双眼弯如新月。

“老板本要收摊,奈何我从城东赶来只为尝这一口,只好亲自动手。唉,兄弟赶巧,分你一只,尝尝?”








黄泉路上没大小

奈何桥头无老少

爱是人间第一苦

大梦早醒早逍遥

评论(28)
热度(315)

© anolddo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