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lddog

漂亮男人和猫

无双/劝猫

Summary:李问变猫。有个小车。

我的每个CP都逃不过变小动物这一劫,上次是变金毛这次是橘猫,我无语🤭


 

正文

 

1.

 

吴复生恨小动物。


实际上没有哪个大男人热衷和猫猫狗狗混在一起。即便是女人,也只在牌桌上和无所事事的晚饭后才抱着小狗亲热。


但面前这猫不同。它好漂亮。漂亮到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获得宠爱。


鑫叔进屋时吴复生正提着那猫一双饱满白爪教育它。


“这猫又懒又凶。”他说。


鑫叔看了看茶几上的果盘,乐了,“少爷,您拿提子喂猫,还怪人家懒凶?投错食物啦。”


那猫个头不大,远远瞧着,如一方刚跳出面包机的奶油吐司。它爪子眼睛俱是圆巴巴,卧在法兰绒睡衣上一卷尾巴尖儿,标志得像个摆件。这会儿见来了人,忙往吴复生怀里钻。


吴复生把猫硬是从怀里拔出来,“它挖我,都流血了,这畜生。”


他兜着猫后腿一抱,指着猫鼻子骂,“爸爸白养你了。”


猫嗷得抱住他的手指一通乱啃,歪着脑袋装傻。


鑫叔瞥了一眼,“家里平时人少,多个小东西跑一跑,也是热闹。挺好。”


吴复生给猫挠着下巴,一脸冷漠,“我可没说要养。”



猫是他的某任床伴在夜宵摊上捡的,拎着后颈皮,啪嗒丢在长沙发上,丢在吴复生的散乱衣物里。


弄得衬衫上都是炒粉的味道。

 

吴复生在猫缺了一块的耳朵上摸了摸,“野猫就随便捡?”

 

他签了张支票把人打发了。

 

吴复生本就不喜欢她,脸太尖,话太多,仿佛一张嘴就就变了个人那样聒噪。只有笑起来好模样,下巴上两弯月牙娇气又倔强,还算讨人喜欢。

 

也就凑合着。

 

其实他自然知道床上合拍是要靠际遇。


好的伴侣衣服里波光万顷,晃起来皮肉白甜,不想做是假的——有时你钟情一个人,盯着他握笔的指尖也能想入非非。

 

然而那都是从前了。


现在他是无聊到要养猫的单身中年男人,住在风景阔远的房子里,多年如一日。

 

吴复生伸手去够打火机。

 

这时他看见那猫跳上床头柜,冲自己靠近。

 

“拿来打火机我就养你啊。”他叼着烟说。

 

小猫歪了下脑袋。

 

然后一爪子摁在那能打火的铁块上面,望着吴复生。

 

吴复生坐起来看它,“你敢动。”


小猫愤愤叫了一声。

 

然后雪白的圆爪一拍,成功把那打火机锤到了地上。


吴复生伸手就要扇他。

 

小猫率先行动,先人一步跳回沙发的衣堆埋伏起来。

 

吴复生三两下把那大眼短腿的家伙刨出来,丢在地上。


小猫正咬着他的钱包玩,猛地被丢在地板上,脚都滑了。于是整个猫rou地飞出去,最后卡在吴复生拖鞋上停住了。


它撞得昏头,毛也倒了,耳朵也塌了,瞪大眼睛抱着男人脚腕哀哀地叫起来,咪呜咪呜,叫得吴复生额角乱跳,又动弹不得。

 


 

吴复生恨猫。

 

这种胆小怕事,受了一点点委屈就难过到塌天的作风,还真是很熟悉。

 

他想了想,低头看了眼猫咪小小的三瓣嘴和勾着他拖鞋的爪子,心软了下来。

 

于是长腿一伸,勾起脚面,向前方一甩——顺着圆滑的抛物线,小猫头尾颠倒,栽倒在被子上。

 

猫:??

 

吴复生光脚走过去,看见小猫四仰八叉摊开,像个煎失败的鸡蛋。


“叫你荷包蛋好不好?”他突发奇想。


“荷包蛋多好啊,简单又美味。”

 

小猫伸着头努力坐起来,皱着脸短短地“嗷”了一声。


“不乐意?有本事你自己取。”

 

吴复生看着他的猫坐在被子凹陷的小窝里:猫脸是痴呆又机灵的,猫头是乱七八糟的,但凑在一起,还是可爱。

 

叼着烟的男人终于也眼睛一弯,露出笑容来。


他笑起来是很好看的。英俊的男人怎样都好,但笑是不一样的。


吴复生单手捞起小猫,捧着它端详。


小猫臃着绵绵的躯体,仿佛没有骨头,在他手里团成一个类球体。


忽地,那猫伸长脖子凑上来,用毛脑袋顶了顶吴复生的下巴。又主观地蹭了蹭他的胡茬。


吴复生把嘴角的猫毛摘掉,推它,“唉。不要闹。”


不大点的东西,会来事得不行。


“你乖一点,我让你睡床。听见没有?”


小猫听不懂。


小猫呲牙去扯吴复生的毛衣,扯起一角,然后在他眼皮子底下钻了进去,藏了个没影。


猫尾巴却在外面甩来甩去。


吴复生把小猫的尾巴尖抓在手里,手心痒痒的。


猫贴在肚子上像个小发动机,轰隆隆地都是震声。


吴复生敲了敲烟灰。


黑色毛衣上到处沾满了猫毛。


他笑,“奇怪。怎么都是这种小白痴给我养。”


——   


其余部分走评论


看这只橘猫的原型,是超级可爱的奶油橘!


微博可爱猫咪po安利:@著名网黄猫日 @今天可以吃主人了吗  @招财小淑芬


猫是人间之瑰宝啊🤤


评论(61)
热度(476)

© anolddo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