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lddog

漂亮男人和猫

〔楼台〕有些秘密


*您的好友掉落段子x10,是否收入仓库?



正文

1如愿
明台变成猫了,这可怎么好!明镜担心得不行。
明楼安慰她,不是早闹着要猫?这下好,如愿了。他用余光观察那只小花猫,花得挺好看,这一小会儿明楼把猫看得发毛,小家伙的大眼也回瞪他,嘴里念念叨叨的。
他心想,小小的,热乎乎,和以前一样。好。
面上不改。
明台呆在书房的团垫上不走,也不理明楼。过了一会,明楼找个东西把文件夹丢得满地,小花猫兴冲冲跳起来扑,刚落地,借着光滑的表面飙出去好几米,端直撞在墙上。
明楼赶忙过去把猫捞起来,抱在怀里不敢团弄,看猫脸上一副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憨傻,笑出了声。
机灵鬼?他去拨猫胡子,气得小花猫嗷嗷叫,在他胸口扭来扭去。
正值新年,家里聚餐也给明台留了位置,用他喜欢的几个团垫垫高座椅。明台昂首立在主座右手边,直接从明楼筷子上叼吃的,颇为霸道。
吃完了,便招呼明楼伺候擦嘴。明楼自然不肯惯他,他跳到桌下玩桌布,刚好借着大哥裤腿把自己蹭干净。
对此明诚评论,很有原则,谁污染谁治理嘛。
猫听后眯起眼噜噜叫了一声,像小斑鸠。

政府年节里开始上班,秘书处的人上报工作时错了几处,明楼并没批评,还很和气地让大家早点回家。下属见状忙问,长官有什么顺心事?
新年心情佳,明楼没抬头道,昨天街上放炮,把我家猫吓得一天没吃饭。


2闷
高中时明台开始长个子,一夜之内骨骼抽长,乍一看比好多成人都高。脸还是娃娃脸。
明台不太开心。
家里来了客人,他窝在沙发上懒懒的打过招呼,仿佛在害羞,客人端着泡好的新茶琢磨。听说明长官最宠爱幼弟,心里有了底,明楼一进门,他忙站起来搭话,“幸会幸会。这位就是您家的宝贝吧?”
话音刚落明台立刻跳起来,肩背展到最直,顶天立地。

客人果然没拿住茶壶盖。



3自知之明
从前听话又乖巧的小孩有天突然开口道:“能不能别喊我宝宝了。大哥?”
“有问题?”
“我不再是三四岁的小孩了!”
初时他跟在明楼脚边,围着他的书桌团团转;后来发现大哥有几本颇具年代的漫画杂志,两人和平相处了一阵,直到明楼参加了他的家长会。
“别告诉大姐,”明台眉毛撇成八字,“求求你。”
“好。”明楼答应。
急于证明自己的成长,明台蹬上他脚面锃亮的皮子,比量着身高。小孩叹息着,严肃又可爱,明楼怕稍有分神人摔倒在自己怀里,偏偏这时明台赖着不走,要抱,还讲什么“小孩能有多重”催促他。明楼只好撩起弟弟的帽兜把他举过肩。
回家路上,明台喜滋滋想,“我才是老大。”



4草木皆兵
明楼好几周没回家。明台下了学提不起劲,回到家,静悄悄的明公馆没有可以说话的人。
早上起来去小厨房吃了一顿大餐,中午和朋友打牌,总输钱,晚上跑到二楼书房散步。有事情做,日子过的还算快。
大哥临走前买的香瓜都放坏了。
跑了一天,他坐着睡着了,迷迷糊糊里有人把他的鞋袜脱掉,衬衫解开,他奋力一蹬,听到那人说,“真警惕。”
明台迷迷糊糊回应,“别动,烦。”
然后又听到脚步踏踏,那人走来走去制造噪音,“都抱不动了。”
带着干枯艾草味道的气息扑在他耳边,“要睡好好睡,回床上,”说着他的手被挂在暖烘烘的脖子上,男人小心把他拖起来,“吊车开过,吊起来。”

明台一觉醒来,天朗气清,除了玄关处青瓜新鲜的要滴出水,一切如常。


5勇
明台听了个鬼故事。他把头蒙在被子里,试图躺平整,“去别的地方看看吧,这里没有小孩,”明台小声,“对了!不要去我大哥房间。”
而后又鼓起嘴补了句,“他凶,不好惹。”

“上次我在他床上玩拼图,睡着了,他连人带被子把我扔了回来,”像抖掉被子上一只贪睡的猫。
“说好的生日一起去游乐园,结果成了博物馆,”期间明楼先生亲自担任讲解员,差点上了报纸。
“吃饭就吃饭,一言不合呼噜我头发干嘛?”
“对鱼过敏还夹那么多,最后都还是我帮他吃光,”明台打了个哈欠,“还好大姐没生气。”

“谁惹我们生气?”明楼把枕头丢在小床上,明台半睡半醒,翻了个身背冲他。

“有鬼。”
“害怕吧。”
床铺温顺地抖了抖。
“我也怕,谁不怕?”
“大哥吗?”
“不是所有事情,大哥都应付得来。”
“那怎么办。”
“害怕的时候,闭上眼,不看。探着墙找方向,走就径直往前。我有次在路上摸到冷冰冰的开关……”
“对!开灯!”
“当时吓了一跳,以为是什么鬼怪。多亏大姐,骂我睁眼。那时候也小。”
“管用吗?你说说我。”
明台眼皮颤巍巍等了一会儿,眯缝着见大哥清了清嗓,半天没开口,好像在想事情。之后他的嘴角落了片细小的雪,冰冰凉凉的。
明楼重新拉开距离,不去想那个意味不多却也深长的吻:
“遇鬼,则与之斗,胜之固佳;不胜,至多与他同样。”
“长大吧,”他想,“或者彻底这样。”
明台抓着明楼的衣角不放。别的不太懂,他觉得害怕时想喜欢的人,最有效。


6言有尽
“大哥大哥,你想不想和我睡一个房间?”
“岂止。”


7讲和
明台近代史考了第一。成绩单到明楼这儿,他透过镜片眨了眨眼,表示了解。
明台横坐在他大腿上,勾着他脖子咧嘴,“没有奖不走。”
“要什么?你可得告诉我。”明楼慢吞吞脱下眼镜向后靠,“小孩心思难猜。”
“我就不说。”
明楼低叹一声,“这可不行。”

明台在明楼裤兜里摸出个烟盒,草草看了看,拍在他鼻尖。原来背面大有玄机。潦草的手写号码,一连串爱心,明台摇摇头,想不注意都难。
默读完数字,明楼转而把他的手摁在头顶,起了对付的心。明台看实在拗不过,只好耍赖,凑上去亲亲他的脸,每次都亲出响,害得明楼把人团在怀里,竖起手指教训道,“不害臊,”
“别以为大哥记不住你那些电话。”


8差不多先生
友人与明楼谈起教育。他幼时在乡下放养,成人后与父母始终提不上亲近;现在有了自己的孩子,便决心生意再忙也要亲自将人带大。明楼十分了解其中利害,表示赞同。
明楼:公立学校大环境是好,只是上下学不太方便,您每天送他吗?
友人:怎么会,那不成了溺爱。难道明长官天天送明台?
明楼:是。
友人:......
明楼:天天送。



9合脚
明楼比明台高两公分,鞋码却比他小半码。
明台早看不惯他的工作成天应酬,几天前两人争辩,明楼一副慈爱面孔讲着,就按你说的办。隔天就停了他的卡。

明楼早看不惯明台不省油的社交圈。批评几句,这小孩反而来了劲,说他家长作风。这天回家,明台戳在酒柜前,西装革履的,正拿起一瓶轩诗尼出神,看起来仿佛芝兰玉树的样子。明楼用了一秒分辨、另一秒回想,自己衣柜里竟然有这样花哨的衣服。
在人前面面俱到,在这儿却改不了幼稚,刚提起下午有个酒会,明台就说要替他参加。
“我会应酬。”那小孩把皮鞋当拖鞋穿,“你总说我缺乏锻炼,机会来啦。”
明楼没开口。
“这个月我一块表都没买。”
“有我的校友在,”他眉心立起针芒,“注意点。”
从座椅下翻出鞋撑一勾,明台嗒嗒两声并了并后跟,“我看自己十九年,越看越帅。”
明楼满眼是笑意。
鞋合不合脚,穿的人知道。像明台一定知道他的行程不轻易说改,会照旧出席;同样,他也确定自家小少爷,拐跑了心仪的礼服,还是跳不完一支舞。



10多情
谈恋爱从递情书开始。十七岁的明台把卡片垫在明楼咖啡杯下,写道:
Hopes are red/Eyes are blue
My belt falling down/And so are you?

隔天他在汇款单备注栏里收到回复:
Roses are red/ Violets are blue
You lying on the bed/I'm on top of you:)











忙,只能搞些段子过瘾,不出坑,光爬墙(害羞挠头

最喜欢大家评论!

评论(27)
热度(131)

© anolddog | Powered by LOFTER